往生净土

华晨宇和毛不易佛系爱豆

顺其自然地活 随意一点

你要相信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漫威站盾铁冬寡贱虫

一个没有艺术家的命却得了艺术家的病并在INFP与ISFP之间摇摆的人.....ಥ_ಥ

简单明了、十分单纯的写作技巧小挑战

受教了orz

棉尾兔的灌木丛:

以下选项只涉及写作手法和写作技巧。不涉及剧情故事的任何方面。


即任何剧情都适用,无论是糖还是刀还是肉。


【可随意转载,大家心情好就加个原地址,不加也无所谓】




当你嫌弃自己的文章写来写去都是一个模板四平八稳太过无趣没有挑战索然寡味的时候可以来试试看。


玩法1、有想写的剧情,写前随便roll一下或者几下。


玩法2、没想写的剧情,纯粹当做挑战用的练习题。




1、使用两次以上的插叙


2、使用两次以上的暗喻


3、使用两次以上的引用(需要与文章有所联系/呼应/暗示)


4、使用一次通感


5、开头倒叙


6、首尾呼应(必须详细到具体剧情/意向/暗示/场景等)


7、以第一人称来写


8、以第三人称来写


9、以上帝视角来写


10、全文只有一个场景(在同一个场景内叙述所有的故事)


11、全文只有一个时间(在同一个时间段的不同场景,天数叙述所有的故事)


12、全文只有对话


13、全文没有对话


14、在开头丢出一个结论,结尾推翻它


15、不正面描写角色


16、不以主角/主要事件为线索(即贯穿全文,推动全文的不能为角色或具体事件)


17、至少使用一次叙述蒙太奇手法(也可理解为不同剧情之间的跳跃与互相暗示)


18、使用欧·亨利式结尾(结尾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通常会使用反转、补叙等手法)


19、多条故事/时间线交错叙述


20、以不同角色视角交错叙述



补个档

之前那篇链接挂了

补档在这里

第一次用 有点兴奋(。・ω・。)

一艘旧船

大家都说图片糊qwq

那我换了一个

这次是文档啦=w=

有人在乎的话.....
小的我还在码字 真的ಥ_ಥ
只是码得有点少.....有点慢.....
前天开始出国旅游
然后就开学了orz
大二狗不能保证定期更新
但是每周都会找时间写的
嗯.....
谢谢小天使们的关注和喜欢还有评论
我会继续打磨自己哒!

就是好久没更新太愧疚了orz

倒是希望没人在乎啦

不管怎样 么么
╭(╯ε╰)╮

同人文的真相

天哪太对了
全中!
真扎心ಥ_ಥ

阡陌-坟:

就是这样,完全,完全,就是这样。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这儿主要是堆放历史同人/欧美的账号,所以谨慎关注啊!我有点被吓到了QAQ】


明天明天
明天一定码
嗯(。ì _ í。)
一定码.....
一定.....吗??

即墨璃:

死也不可能是今天的好吗?有明天为什么要今天写???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同意,反正不是今天(~ ̄△ ̄)~

羽蓝—发刀【划】糖小能手:

反正不是今天码!

大九九——努力的九九酱:

哈哈哈哈哈

靡光: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不会在文字里面加图像qwq 所以只能把图片单拎出来发一下.....

我对汉森小哥哥警帽的执念(。・ω・。)
嘤嘤
披着那件蓝制服戴着警帽被酱酱酿酿
尤其还顶着这张baby face
想想就好兴奋⁄(⁄ ⁄ ⁄ω⁄ ⁄ ⁄)⁄

【萨杰au】重逢之前 (警察au) 01&02


我又来开坑了ಠ_ಠ


这个脑洞想了好久,今儿先写了点,之后的大致剧情已经想好,然而题材不熟悉,而且我剧情设计比较弱,所以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更的会稍慢点ಥ_ಥ

 

Armando Silva x Jack Hanson

设定是Jack Hanson是一名警察,人设有船长的影子也有点汉森宝宝的影子,代号是Sparrow。Armando Silva的身份暂时不说,给大家猜猜,下一章揭晓,有没有很神秘(。・ω・。)ノ(并不)

故事主要讲的是Jack参与的一次缉毒行动……

 

ooc和bug都是我的qwq

 

 

————————————————————————

 

01

 

夜晚的南哈德利风吹得有点凉,消去了白天夏日的炎热。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和偶尔过往的车辆不会打破这个小镇的宁静,反而让它在数量稀少而昏暗的路灯和街边小店映出的霓虹中显出点人情味。这是个美丽安和的小镇,人们的生活还算循规蹈矩,偶尔的冲突也都能很好的解决,鲜少惊动警方。镇上的警察会在街上散着步巡逻,腰里别着从没用拿出过的手枪和对面走来的行人面带微笑挥手打招呼。

 

一辆黑色的宝马一路驶过亮着微光的一排店面,两边的灯越来越少,酒吧、饭馆和便利店逐渐消失,车的颜色很好地融入了黑夜,它正向着镇上最黑暗的地方而去。

 

离镇中心不远有一处废弃的工厂,附近居民的孩子们曾经喜欢在这里玩探险游戏,不过自从大半年前一位西装革履的绅士带着一群人搬了进来,这里的出入就被限制了。人们只知道他们是生意人,穿着体面,彬彬有礼,态度友好,因为这个工厂废弃时间还不算久,装修费省了一大笔,外观上几乎不用做调整,那位绅士有眼光,走了运。

 

黑色宝马停在了工厂一侧的梯子下面,从车上下来四个人,后座下来的两个还架着另一个头上被蒙了面罩的人。这里本来人就更少,借着黑夜的掩护,这四个人只是草草看了看四周就确认了安全,扭着那个双手被缚在身后的可怜人粗暴地推他走上楼梯进入了工厂,毫不在意他在过程中被扯得有好几次都滑倒了,他们只是继续拖着他直到他挣扎着重新站稳。

 

工厂里面亮着昏黄的灯,三个在角落里吐着烟低声交谈的男人看了眼外面进来的这批人,他们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嘿伊恩,那是谁?”其中一个男人从香烟的白气中向着被绑的那个人抬了抬下巴,问道。

 

“一个警察。”被叫做伊恩的人颇为得意地笑了一声,边抓着他口中那个警察的胳膊带他向着大厅另一侧的阶梯走去。

 

“警察?”另一个原本专心吞云吐雾的男人说话了,他抬起头看过来,脸上的表情惊讶又恼怒,“你们带了个该死的警察回来?!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你们知道这会带来多少麻烦吗?!”他说着把烟头狠狠扔在地上踩灭,然后气势汹汹走过来,仿佛要自己亲自演示该怎样处理一个警察。

 

“冷静点弗林,你杀了他麻烦也不会小,”伊恩伸出一只胳膊阻拦被称作弗林的大块头的靠近。

 

“我和伊恩在波士顿被两个条子找上了,其中一个嫩了点,太心急,没等到我们把货拿出来给那个拿着钱的蠢货就冲出来举着枪,”另一个押着那个警察的人在抽烟三人疑问的眼神下开始了解释,他讲到这里的时候和他的同伴对视了一眼,嗤笑出声。

 

“那小子一定是刚从警校出来的,我三下就把他撂倒了,嘿,我可是柔道黑带,那小子碰到别的小混混也许能占上风,碰到我就只能认倒霉了。”伊恩接着他的同伴说,笑得越发肆无忌惮。

 

“然后这位——呃,OfficerHanson,”伊恩的那位同伙打开从警察身上搜到的证件,眯着眼睛夸张地念着他的名字,“绝对是一个忠于搭档的好警官,因为在伊恩拿着枪指着那个小伙子的脑袋时,他完全不敢轻举妄动,是不是啊,Officer?”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除了弗林,还有另外一个缩在墙角里的男人,他漠不关心地望着自己的脚尖,显然对这个话题失了兴趣,专心致志对付手里的香烟。

 

“所以呢?我还是没看到你们让他活着走进这里的理由。”弗林不依不饶继续追问。

 

“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他的那张脸,”伊恩对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场所有男人(除了爱上香烟的那位)脸上都有了了然的神色,“再说,警察人质的分量一定挺重,不是吗?其他人都在哪儿?”

 

“如果你要找的是阿曼多的话,他在上面。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把这个条子带到楼上的仓库里,我和哈利去通知阿曼多。”从头至尾安静吸烟的男人走出了墙角,手插在裤兜里。

 

“谢了迪伦。”伊恩向迪伦点点头,和另外三个押着这位警察人质的同伴一起向楼上走去。

 

 

 

02

 

杰克清醒了有一刻钟了,他感觉自己被按在一把椅子上,已经被束缚的双手又被缠上一圈圈绳子和椅子靠背绑在一起。他从五分钟前开始试着把绳子解开,但是这帮小崽子显然挺会绑,而他的头仍然痛着,所以他花了不少时间才解了一半。

 

他记得搭档被持枪要挟时自己举起双手飞快地思索能让两人脱身的方法,然后他就被从后面重击了脑袋,那里现在一定肿起来了,不然也不会这样突突跳着发疼。也许也流血了,他感到有些晕眩,但他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头上的面罩被猛地拉开的时候他下意识眯起了眼睛,灯光不算亮,但也够他缓一阵的了。他在一片模糊的白色中努力睁开眼,透过雾状的视感辨认着眼前的状况。

 

他的警帽因为这一路不算友好的待遇而歪斜着挂在头上,他听见那几个押着他上来的人又笑了起来,他的帽子被扯下,几张无赖的脸带着坏笑晃在他眼前。

 

“哦汉森警官,欢迎来这里做客,不知道你想来点什么?香肠?香蕉?还是想喝点牛奶?”伊恩在一片放肆的哄笑声中作势解着自己的裤子。他把脸凑得离杰克很近,近到再向前两三厘米就能碰到他的嘴唇,“也许牛奶是个不错的注意,你真的成年了吗,警官?喝点牛奶你是不是还能长高呢?”

 

杰克垂下眼睛笑了一下,尽管看上去还有些虚弱,但是嘴上却开始反击:“省下来给你自己用吧,我喝不惯变质的牛奶亲爱的,况且我看你那几滴也就够喂饱你自己。”

 

伊恩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旁边三个人大呼小叫起着哄,有个人甚至吹起了口哨。

 

“我会让你学学怎么好好用你那张漂亮的嘴,不过在那之前,我想你可能需要点教训,警官!”重重念着最后两个字,伊恩咬牙切齿地笑着,右手握紧拳头高高举起,就要对着眼前这个眼神带着轻蔑的警察那好看的脸蛋砸下去。

 

“伊恩,”低沉的声音从仓库门口传来,紧接着是皮鞋踏进来的声音,一个人踩着沉稳有力的步伐走近,“我还要告诉你多少回,武力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

 

伊恩在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就僵硬了身体,拳头停在空中,攥紧又松开了。他浑身卸了力一般退开,耷拉着脑袋应了一声“抱歉老大”。

 

男人的缓缓经过绑着杰克的椅子,来到伊恩面前,这个之前还很嚣张的混混低着脑袋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忐忑地准备面对家长的责罚。

 

“我猜处置人质不是你的职责之一?”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闲聊一样的语气,却充满了压迫感。

 

“不是,头儿。”伊恩声音变得小而弱,完全听不出先前的气势。

 

“那就管好你的手和你的嘴,”男人冷声说到,语气依然没有变化,声音很轻却不失威慑力,“你知道一个专业受训的警察要从你这种蠢货嘴里套话有多容易吗?”

 

四个人都不说话了,也没人笑得出来了。

 

“而且我猜在刚刚我们说话的时间里,这位小警官大概已经把绳子解开了。”男人甚至没有转身,他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调笑的意味。

 

而下一秒,椅子上的警察迅猛地跳了起来用双手间握着的绳子勒住了背对着他的男人,收紧手臂把绳子向后拉。那四个人似乎没想到警察能够挣脱束缚,愣了两秒之后一拥而上扑了过去,然而他们的头儿比他们更快,他两手从容地伸向脑后精准无误地抓住了警察的手腕就好像他曾无数次那么做过一样娴熟,同时他大步退着往墙上撞去。

 

杰克脑后的伤还没来得及恢复就又被狠狠撞了一下,这对于他来讲是雪上加霜。在头部和背部撞上墙壁时警察口中漏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痛呼,手臂也因此失了几分力道。那个男人抓住时机摆脱了横在脖子上的绳子,利落地转身,警察那双被握住的手腕被拧到了身后,他被重重压在墙上,脸贴着冰冷的墙皮。

 

旁边的那四个人和刚刚听见声响赶进来的迪伦一起上来按住杰克,把他重新捆在了椅子上,这一次那个叫迪伦的人狠狠在绳子上打了水手结。

 

“阿曼多,还好吧?”迪伦一边用力拉了拉系好的绳子一边向着被袭击的男人点了点头。

 

“你们可以出去了,”阿曼多阴沉着脸,并没有回答迪伦的问题。他的右手抚摸着脖子上火辣辣的勒痕,一双鹰枭一样的眼睛牢牢盯着椅子上那个眯着眼睛对他笑得慵懒的小警察,“这个警察交给我来处理。”

 

他捡起在刚刚的打斗中落在地上的那顶警帽,贴心地掸去上面的灰尘,然后把它端端正正戴好在杰克头上。

 

其他人推出得安静而迅速,仓库的门被带上发出沉重的声响。仓库内的两个人一站一坐沉默地对视着。半晌,阿曼多伸出手捏住了警察的下巴,居高临下地仔细端详着他的脸。

 

杰克身体被动地向前,忍着脑后未消的疼痛对着钳制自己的人扯出一个可以算得上是灿烂的笑容:“你好,阿曼多,好久不见了。”

 

阿曼多面无表情,拇指指尖却向上摩擦到杰克的下唇。

 

“你没怎么变,”他说,“还是一张babyface。”戴着警帽没有应有的威严反而多了几分情趣,阿曼多这么想着。

 

“是吗,你看上去可是老了十好几岁的样子啊,怎么,生意很难做,让你很费心是不是?”杰克对着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仰着头满脸悠闲,一点也没有一个被绑缚住的人质的样子。

 

阿曼多嘴角抽搐了一下,抿着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最终只是沉默着松开了杰克的下巴,踱到他的身后,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他一手握住杰克的一条手臂,另一手把刀子抵在杰克手腕处,俯身贴近警察耳侧。

 

“Sparrow。”

 

他的声音深得像海,足以让杰克终生难忘。

 

 

-TBC-

 

不出意外下章有车……

刚刚更完一篇一万多字的PWP现在有点虚qwq

待我休整一下再做点学习和研究再上车qwq

 

PS 警帽算是我的一个执念了qwq

因为汉森小哥哥戴警帽真的太合适也太好看了(;´༎ຶД༎ຶ`)

想让他连酱酱酿酿的时候都戴着(。・ω・。)

 

 

【杰克中心/萨杰】一只罗盘的独(tu)白(cao) 03

这篇拖了好久orz

没有意外下一发就完结了(。・ω・。)

不再折磨同好和自己了qwq

 

ooc和bug都是我的qwq

 

——————————————————————

 

03 

 

让我这么说吧,他弄丢过我一次,当过我一次。

 

第一次是在他和章鱼脸DavyJones做过交易,把他心爱的好姑娘从海底拉上来之后。

 

他威风凛凛站在高耸的桅杆上,一手拉着一根绳索,另一只手照例捏着我的盘绳带我飞翔。重新拥有爱船让他心情大好,他骄傲地昂着头,惬意地半眯着眼睛享受迎面的海风吹起他被发带束着的长发。

 

他哼起了他最爱的小曲儿,刻意用含混的吐字唱着他向往的海盗人生,随着无拘欢畅的调子把我甩得越来越快……

 

直到我屁股上那根饱经蹂躏的绳子不堪重负地发出“啪”的一声,折掉了……

 

我在他呆滞的表情和惊讶的眼神中划出一道弧线,我真真正正飞上了天空——啊,这自由的感觉啊,真令盘享受……个鬼啊!

 

“啊啊啊啊啊你个蠢货!”我尖叫着下落,而他瞪着那双画了浓浓眼妆的眼睛干巴巴地愣在原地,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手里握着半截磨断了的盘绳,它摇摇晃晃耷拉着,看上去可怜又委屈。

 

“你以为你在遛鸟吗?!愣着干嘛快过来接我啊!你欠我一条新绳子知道吗?!我不想以后成天露着光溜溜的屁股给人指路你听见了——

 

咕噜噜噜噜……”尼玛淹死爹了……

 

我掉进了海里,正好是DavyJones带着他满船的海鲜在绿光中消失的时候,沉船的下降引发海水的巨大吸力让我不受控地离我那位从桅杆上一跃入水的主人伸长的手臂越来越远……

 

这就是所谓的得了珍珠又失盘……

 

萨拉查看了都想打人。

 

多亏了那位被封印在凡人躯体中的女海神救了我,给我栓上了一个结实的新绳子,把我还给了我的主人。他像第一次捧起我时那样小心翼翼,专注的目光看着爱人一样温柔,那是我最能感受到他爱我的瞬间。

 

之后他再也没拽过我的盘绳,更别提甩着我玩儿了,时间久了,我倒蛮有些想念飞在空中风驰电掣的感觉了。

 

这一次我不怪他。都怪那该死的盘绳儿太不结实,刚甩了九年就甩断了!

第二次他当了我,我也不怪他,都怪那个朗姆酒小妖精,勾引我的主人!谁都知道Jack Sparrow无法拒绝朗姆酒!

 

我不怪他并不代表我不生气。我跟着他冒险几十年,竟然一瓶朗姆酒就把我给卖了!混蛋!我怎么也值三瓶!

 

“Jack Sparrow你个老酒鬼真的要把我当了换酒喝!?”我咆哮着震动盘身,试图敲响警钟,“你当初在船上怎么不甩你的朗姆酒瓶子?!那多牢靠啊,因为你永远不会放弃朗姆酒不是吗?!”

 

“亏我还操心萨拉查那个死鬼冲过来干你的老屁股!等你被他压在甲板上一顿猛艹的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始乱终弃的脏麻雀!如果我有手,我发誓我也会像图特加的女人们那样抽你大嘴巴子!”

 

伟大的杰克船长内心挣扎,伸出手摸向我的盘盖,差一点点就要把我收回去了,但是紧接着他怀里的酒瓶子阻止了他,而我也被拎走了……

 

哦这下可好了,我学着我前主人的前大副巴博萨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其实只是转了转指针),以后不仅可以看到追珍珠的麻雀,还能看到追麻雀的猹了,真是一场大戏。

 

我辗转来到了巴博萨手里,然后盘生中第二次见到了我所见过全加勒比海对我前主人执念最深的头号痴汉萨拉查。

 

我和巴博萨被迫听完了西班牙人讲述他和他的“小麻雀”的相遇,还要忍住不能翻白眼,面带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我想一船人和一船鬼里除了萨拉查自己,没人——也没鬼——看不出他其实一脸荡漾地回忆所谓的痛苦和仇恨……

 

他算是我见过最坦诚的男人,我都无需被他握在手里,任何人和他相处一分钟以上就能知道他内心最想要是什么,因为这家伙一句话都不离Jack Sparrow。

 

非常好,看在你这个性率直的份儿上给斯莱特林给你加十分,萨拉查。如果你不是总嚷嚷着要杀杰克的话,我还会给你再多加十分。这迷恋已经这么明显了就别玩什么口嫌体直了……

 

萨拉查歌唱般地唤着我前主人的名字,兴奋得声音都哑了,但他坚持说那是几十年前被炮轰的。我跟着杰克走南闯北将近五十年,就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能被叫得如此有情趣。

 

他把杰克的剑挑飞了,让他仰倒在地艰难地用手肘支撑起自己。萨拉查举着剑但是没有刺下去,因为杰克指着他身后随便一句“看前面那个岛”,他就真的回头看了……不是我说,但西班牙猹要是真那么想杀了杰克复仇,丫就不能干净利落一剑把他解决了再管岛吗,就他那个剑术解决这种情况用得了两秒钟?

 

他解释说是因为他不想等了五十年就换来短短一秒复仇的快感。

随你怎么说吧。直说你根本就是想用之后五十年把他绑在你床上好了。

 

我不懂为什么明明这些亡灵可以在水上自由地奔跑,萨拉查还是要先下令放那些死鲨鱼,给我主人提供了可乘之鲨可乘之机。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后来要在沙滩上等杰克,把自己活生生快等成了望夫石才意识到杰克小麻雀不会回来了。

 

西班牙大兄弟啊,人人都知道麻雀关不住。你看上的这只基本上就是软硬不吃,但是就我这几十年的观察,跟他来硬的他睚眦必报,他如果被整得惨了他的对手会比他还惨,而来软的虽然也会被他气得半死,但好歹不必那么针锋相对,偶尔还能相互扶持同舟共济一下。

 

对付这种麻雀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你杀了他一了百了,第二种是你跟着他到天涯海角,陪他享受他的海盗生活。

他要被绞死了,你去劫法场;他被怪吞了,你去阴曹地府把他拎回来;他又兴致勃勃找宝藏作妖去了,你早早上船等着他;他的船丢了,你帮他一起找回来并给他招募船员;他想喝朗姆酒了,你在船舱备好一百桶;他又打主意要当了他的罗盘买酒喝,你扇他一个巴掌阻止他……

嗯,好吧,最后一项除外。而他的船上就算没有一百桶朗姆酒也得有个几十桶才行。

 

我的总结是有依据的。

你看看他在乎过的那几个人,巴博萨虽然背叛了他还老和他抢船玩儿,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和杰克站在一起,而且和他配合得默契十足,这位前大副其实没真想过让杰克死呢。铁匠全家就不说了,特纳们好像总是有特权一样,能让杰克船长爱不得也恨不得,互相买来买去就是他们独特的情趣了。还有吉布斯,我见过对杰克最忠心的现任大副,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他有船还是没船,无论在陆地上还是海洋上,他总是在杰克身边帮他践行那些奇奇怪怪点子,连质疑都少有,更不用提背叛了。

吉布斯唯一一次可以算是抛弃杰克就是忙活一场抢了空银行之后,他们太久没有出海,太久没有时来运转挥霍过金钱,为了生计他选择了离开,然而当悬在杰克脖子上面的利刃落下来的时候他还是跟着小小特纳一起救下了这个老麻雀。

 

鉴于第一种方法萨拉查舍不得,我看他不如想想辙接受第二种……

真是委屈了海军大人了……

 

-TBC-

 

——————————————

乱七八糟 胡写一通

没有关系 马上完结

(。・ω・。)

 

 

 

【萨杰衍生/拉郎】葡萄家男孩(下)PWP

说好的正餐qwq

 

我尽力了.... 但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好吃qwq 我还是有点驾驭不住这种不要脸的场面qwq 但愿没让喜欢的宝宝们失望(;´༎ຶД༎ຶ`)

真希望以后能有那种把自己脑内画面投到手机里的技术=w=生动形象……

 

看到之前留言里有小可爱还惦记着这篇 超级感谢!

喵 希望各位食用愉快qwq

 

ooc和bug都是我的qwq

 

 

链接已补:

新手司机碰碰车

 

前篇: (上)

           (中)

 

 

 

最后强行甜回来……

因为我实在不忍心虐Gilbert,他在我心里就是个神一样的好孩子,所以不想让他经历毫无爱意只有愤恨的事情qwq

我也想给他一个算是好点的结局,能有自己的生活,也能有自己的爱情。

本来想加Daddy kink的,结果想起来Gilbert的爸爸自杀了,对于他来讲还是个挺大的阴影,不能随随便便乱玩儿,要不然可能就甜不回来了qwq

 

最后还是谢谢留言和喜欢的宝宝们

么么哒(づ ̄3 ̄)づ

 

 

【萨杰衍生/拉郎】葡萄家男孩(中)PWP

昨天超级开心!法语课上外教放人物图片让我们介绍名字国际语言,结果竟然有巴登叔!没想到全班都说不出他的名字,最后还是让我说了,好爽啊,声音都在抖=w= 

好幸福qwq

 

今天(中)和(下)一起发,终于可以完结这篇了(;´༎ຶД༎ຶ`)

人生中第一次肉写的我身子好虚qwq

这次不出意外又爆字数了qwq

先上点前菜开开胃 短了点 正餐会补回来qwq

正餐晚上出炉 大约一万字.....

 

正文:

开胃菜

链接已补

 

前篇: (上)

 

ooc和bug都是我的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