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净土

正沉迷于太宰及鲁迅等先生们orz

Toma可真是个宝藏 一起吸茄吧!
以及旬酱真的非常帅⁄(⁄ ⁄ ⁄ω⁄ ⁄ ⁄)⁄

华晨宇和毛不易佛系爱豆

顺其自然地活 随意一点

一切终将过去

漫威站盾铁冬寡贱虫

我爱小周和老叶(*¯︶¯*)

一个没有艺术家的命却得了艺术家的病的INFP.....

【萨杰衍生/拉郎】葡萄家男孩(上)PWP


保险公司老板萨x《不一样的天空》Gilbert Grape

简介:如果《不一样的天空》里和Gilbert偷情的人是老萨的妻子.....

好像看软萌可欺的Gilbert被老萨发现和自己妻子偷情然后被惩罚.....的黄暴故事⁄(⁄ ⁄ ⁄ω⁄ ⁄ ⁄)⁄

预计再有两发写完

ooc和bug都是我的qwq


————————————————

Armando Salazar面色阴沉地看着从他的房子里走出来的男孩,那是镇上杂货店里的店员,二十出头的男孩负责打扫和整理货物,如果有客人要求的话,他会帮忙开着一辆有些脏的浅色货车送货上门。

男孩儿名叫Gilbert Grape,家里有个因为丈夫的死而颓废的老妈,常年的暴食和久坐让她患了肥胖症,连走路都困难,于是干脆闭门不出,自暴自弃,把维持家里五口人生计的重担交给了最年长的儿子,也就是Gilbert。

他的弟弟Arnie是个有智力问题的孩子,他每天都几乎全天把弟弟带在身边,让他跟着自己上工,带着他给客人送货,还要时刻注意他是不是又爬上了镇上高高的发电塔,引得警车不得不开进塔下围观的人群。Gilbert很疼爱他,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听话点的人,Arnie的日常起居全是他哥哥一手操持,而Gilbert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据医生说活不过十岁的Arnie长到了十八岁。

Salzar还知道他家里还有个正值青春期的小妹妹,叛逆而自我,对自己的哥哥总有着些不知哪里来的怨气,而唯一省心点的只有和他共同支撑家庭的姐姐。

光是听听他家人的状况就能知道他的生活有多么不易。家里一切大事小事除了做饭几乎都由他来打点,而他也不过是个承受着过多压力和束缚的困惑的孩子。如果你仔细注视过他藏在棕红色长发下的黑色眼睛,你能看到他对自己生活的迷茫和无助。

男孩此刻正在他身后Mrs.Salazar的跟随下垂着眼睛低着头走向他的货车。Armando眯起眼睛盯着他一路走过来,在他离自己距离最近的时候稍稍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打量他。

Gilbert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想显得太慌乱而有破绽,但他不知道他的余光在不经意拐向身后那位妇人的丈夫,暴露了他内心的忐忑不安。而那个保险公司老板紧盯他的灼热眼神刺得他浑身不自在,他从他身边疾疾掠过时他清楚地瞥见了这位老板嘴角戏谑的弧度,笑意没有到眼底——眼底冰冰凉凉,带着一点轻蔑慵懒得半眯着。

他浑身几乎一震,下意识地躲闪目光,让长发垂下来遮住大半张脸。Salazar的神情让他想到锁定了猎物的豹子,先放对方跑一会儿,然后猛地起身箭一般追过去在对方的挣扎中咬破跳动的脖颈。

血液绝望地喷洒,Gilbert几乎看到了一只羚羊哀鸣着软下身体缓缓到底,四肢还在无助地踢动,灰色的豹子毫不怜悯,按住地上扭动的猎物,再一次俯身低头——

“Gilbert。”

男孩身体猛地弹了一下转过头,眼里是未消的惊惶和忙乱。Salazar想到他刚刚路过自己时刻意闪避的紧张模样,看着他被自己轻轻吐出的一个名字震得失措还极力掩饰,突然起了玩弄之心。

他不知道他低沉的声音念得很轻但是在男孩耳中却像是猛兽咆哮令他发昏。他迈了一步拉近了和男孩的距离,同时不容拒绝地用一只手臂环上了男孩的肩膀,搂着他就像一位老板鼓励员工时做的那样,除了他的手环得太紧,距离近得暧昧之外。

Gilbert强作镇定,但仍然控制不住地想把头埋得更低。他想向后退拉开距离,却被Salazar结实的手臂锢得动弹不得。Salazar把脸凑近他,一点点靠近男孩的耳边,他微微低头让男孩清爽的发丝扫在他的下巴和脸颊上。

Gilbert看到Salazar接近时张开的嘴唇,有一瞬间他怀疑只要那张嘴再张大一点就能显出狰狞的獠牙,下一秒自己的脖子上便会多两个血流如注的洞。他感觉一瞬间血液急流,擂鼓似的心跳快要淹没Salazar近乎气声的耳语。


Salazar刻意吐出的热气紧贴着Gilbert的耳侧划过,吹动那里的发丝,让他颤栗得手忙脚乱推开保险公司老板,两三步奔到车边跳了上去,在Salazar调笑的眼神中红着耳朵和脖子发动车子飞一般逃出了让人胆寒的注视。

他耳朵里嗡嗡作响,Salazar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连汽车的轰鸣都盖不住。

“Gilbert,找时间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要跟你谈谈。”Salazar说。


-TBC-

下次上肉.....
有些紧张和兴奋⁄(⁄ ⁄ ⁄ω⁄ ⁄ ⁄)⁄

评论(28)

热度(211)

  1. 燕子姐姐往生净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