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净土

正沉迷于太宰及鲁迅等先生们orz

Toma可真是个宝藏 一起吸茄吧!
以及旬酱真的非常帅⁄(⁄ ⁄ ⁄ω⁄ ⁄ ⁄)⁄

华晨宇和毛不易佛系爱豆

顺其自然地活 随意一点

一切终将过去

漫威站盾铁冬寡贱虫

我爱小周和老叶(*¯︶¯*)

一个没有艺术家的命却得了艺术家的病的INFP.....

【杰克中心/萨杰】一只罗盘的独(tu)白(cao) 03

这篇拖了好久orz

没有意外下一发就完结了(。・ω・。)

不再折磨同好和自己了qwq

 

ooc和bug都是我的qwq

 

——————————————————————

 

03 

 

让我这么说吧,他弄丢过我一次,当过我一次。

 

第一次是在他和章鱼脸DavyJones做过交易,把他心爱的好姑娘从海底拉上来之后。

 

他威风凛凛站在高耸的桅杆上,一手拉着一根绳索,另一只手照例捏着我的盘绳带我飞翔。重新拥有爱船让他心情大好,他骄傲地昂着头,惬意地半眯着眼睛享受迎面的海风吹起他被发带束着的长发。

 

他哼起了他最爱的小曲儿,刻意用含混的吐字唱着他向往的海盗人生,随着无拘欢畅的调子把我甩得越来越快……

 

直到我屁股上那根饱经蹂躏的绳子不堪重负地发出“啪”的一声,折掉了……

 

我在他呆滞的表情和惊讶的眼神中划出一道弧线,我真真正正飞上了天空——啊,这自由的感觉啊,真令盘享受……个鬼啊!

 

“啊啊啊啊啊你个蠢货!”我尖叫着下落,而他瞪着那双画了浓浓眼妆的眼睛干巴巴地愣在原地,仿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他手里握着半截磨断了的盘绳,它摇摇晃晃耷拉着,看上去可怜又委屈。

 

“你以为你在遛鸟吗?!愣着干嘛快过来接我啊!你欠我一条新绳子知道吗?!我不想以后成天露着光溜溜的屁股给人指路你听见了——

 

咕噜噜噜噜……”尼玛淹死爹了……

 

我掉进了海里,正好是DavyJones带着他满船的海鲜在绿光中消失的时候,沉船的下降引发海水的巨大吸力让我不受控地离我那位从桅杆上一跃入水的主人伸长的手臂越来越远……

 

这就是所谓的得了珍珠又失盘……

 

萨拉查看了都想打人。

 

多亏了那位被封印在凡人躯体中的女海神救了我,给我栓上了一个结实的新绳子,把我还给了我的主人。他像第一次捧起我时那样小心翼翼,专注的目光看着爱人一样温柔,那是我最能感受到他爱我的瞬间。

 

之后他再也没拽过我的盘绳,更别提甩着我玩儿了,时间久了,我倒蛮有些想念飞在空中风驰电掣的感觉了。

 

这一次我不怪他。都怪那该死的盘绳儿太不结实,刚甩了九年就甩断了!

第二次他当了我,我也不怪他,都怪那个朗姆酒小妖精,勾引我的主人!谁都知道Jack Sparrow无法拒绝朗姆酒!

 

我不怪他并不代表我不生气。我跟着他冒险几十年,竟然一瓶朗姆酒就把我给卖了!混蛋!我怎么也值三瓶!

 

“Jack Sparrow你个老酒鬼真的要把我当了换酒喝!?”我咆哮着震动盘身,试图敲响警钟,“你当初在船上怎么不甩你的朗姆酒瓶子?!那多牢靠啊,因为你永远不会放弃朗姆酒不是吗?!”

 

“亏我还操心萨拉查那个死鬼冲过来干你的老屁股!等你被他压在甲板上一顿猛艹的时候你可不要后悔!始乱终弃的脏麻雀!如果我有手,我发誓我也会像图特加的女人们那样抽你大嘴巴子!”

 

伟大的杰克船长内心挣扎,伸出手摸向我的盘盖,差一点点就要把我收回去了,但是紧接着他怀里的酒瓶子阻止了他,而我也被拎走了……

 

哦这下可好了,我学着我前主人的前大副巴博萨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其实只是转了转指针),以后不仅可以看到追珍珠的麻雀,还能看到追麻雀的猹了,真是一场大戏。

 

我辗转来到了巴博萨手里,然后盘生中第二次见到了我所见过全加勒比海对我前主人执念最深的头号痴汉萨拉查。

 

我和巴博萨被迫听完了西班牙人讲述他和他的“小麻雀”的相遇,还要忍住不能翻白眼,面带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我想一船人和一船鬼里除了萨拉查自己,没人——也没鬼——看不出他其实一脸荡漾地回忆所谓的痛苦和仇恨……

 

他算是我见过最坦诚的男人,我都无需被他握在手里,任何人和他相处一分钟以上就能知道他内心最想要是什么,因为这家伙一句话都不离Jack Sparrow。

 

非常好,看在你这个性率直的份儿上给斯莱特林给你加十分,萨拉查。如果你不是总嚷嚷着要杀杰克的话,我还会给你再多加十分。这迷恋已经这么明显了就别玩什么口嫌体直了……

 

萨拉查歌唱般地唤着我前主人的名字,兴奋得声音都哑了,但他坚持说那是几十年前被炮轰的。我跟着杰克走南闯北将近五十年,就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能被叫得如此有情趣。

 

他把杰克的剑挑飞了,让他仰倒在地艰难地用手肘支撑起自己。萨拉查举着剑但是没有刺下去,因为杰克指着他身后随便一句“看前面那个岛”,他就真的回头看了……不是我说,但西班牙猹要是真那么想杀了杰克复仇,丫就不能干净利落一剑把他解决了再管岛吗,就他那个剑术解决这种情况用得了两秒钟?

 

他解释说是因为他不想等了五十年就换来短短一秒复仇的快感。

随你怎么说吧。直说你根本就是想用之后五十年把他绑在你床上好了。

 

我不懂为什么明明这些亡灵可以在水上自由地奔跑,萨拉查还是要先下令放那些死鲨鱼,给我主人提供了可乘之鲨可乘之机。就像我不明白为什么他后来要在沙滩上等杰克,把自己活生生快等成了望夫石才意识到杰克小麻雀不会回来了。

 

西班牙大兄弟啊,人人都知道麻雀关不住。你看上的这只基本上就是软硬不吃,但是就我这几十年的观察,跟他来硬的他睚眦必报,他如果被整得惨了他的对手会比他还惨,而来软的虽然也会被他气得半死,但好歹不必那么针锋相对,偶尔还能相互扶持同舟共济一下。

 

对付这种麻雀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你杀了他一了百了,第二种是你跟着他到天涯海角,陪他享受他的海盗生活。

他要被绞死了,你去劫法场;他被怪吞了,你去阴曹地府把他拎回来;他又兴致勃勃找宝藏作妖去了,你早早上船等着他;他的船丢了,你帮他一起找回来并给他招募船员;他想喝朗姆酒了,你在船舱备好一百桶;他又打主意要当了他的罗盘买酒喝,你扇他一个巴掌阻止他……

嗯,好吧,最后一项除外。而他的船上就算没有一百桶朗姆酒也得有个几十桶才行。

 

我的总结是有依据的。

你看看他在乎过的那几个人,巴博萨虽然背叛了他还老和他抢船玩儿,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和杰克站在一起,而且和他配合得默契十足,这位前大副其实没真想过让杰克死呢。铁匠全家就不说了,特纳们好像总是有特权一样,能让杰克船长爱不得也恨不得,互相买来买去就是他们独特的情趣了。还有吉布斯,我见过对杰克最忠心的现任大副,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他有船还是没船,无论在陆地上还是海洋上,他总是在杰克身边帮他践行那些奇奇怪怪点子,连质疑都少有,更不用提背叛了。

吉布斯唯一一次可以算是抛弃杰克就是忙活一场抢了空银行之后,他们太久没有出海,太久没有时来运转挥霍过金钱,为了生计他选择了离开,然而当悬在杰克脖子上面的利刃落下来的时候他还是跟着小小特纳一起救下了这个老麻雀。

 

鉴于第一种方法萨拉查舍不得,我看他不如想想辙接受第二种……

真是委屈了海军大人了……

 

-TBC-

 

——————————————

乱七八糟 胡写一通

没有关系 马上完结

(。・ω・。)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