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净土

正沉迷于太宰及鲁迅等先生们orz

Toma可真是个宝藏 一起吸茄吧!
以及旬酱真的非常帅⁄(⁄ ⁄ ⁄ω⁄ ⁄ ⁄)⁄

华晨宇和毛不易佛系爱豆

顺其自然地活 随意一点

一切终将过去

漫威站盾铁冬寡贱虫

我爱小周和老叶(*¯︶¯*)

一个没有艺术家的命却得了艺术家的病的INFP.....

【大薛】奔跑的新婚大爷

日盼夜盼终于把18号盼到啦٩(˃̶͈̀௰˂̶͈́)و

上课随手打开文档突然开的脑洞….我深知坑品不好只能短篇一发完qwq

其实和新婚并没有什么关系….相当有病不知所云….orz
对于摄影的部分我一窍不通 有什么bug都是我的锅.....
本来想写正经点,但是写着写着就撑不住歪了qwq

想写大薛很久了….总算也写了一篇=w= 好开心~
正在构思一篇丧尸末世AU的长篇….有么有人愿意看啊=w=
有也没用啊我不一定能写的出来=w=

—————————————————

张伟从便利店里出来的时候薛之谦已经站在街边上瞅了那群人五分钟了。张伟提着塑料袋走到发呆的人身边,见他看得出神,拿左肩猛地拱了他一下。

“干嘛呢您,瞧见漂亮果儿了是怎么地?”

薛之谦揉着自个儿肩膀回神,老大不情愿地瞟了张伟一眼。

“知道我看美女就不要打扰我好不好啊大老师?”

“嘿那哪儿行啊,”张伟用闲着的那只手一把把自己跟前儿一脸嫌弃的人搂过来,挡住他又往那群非主流小屁孩儿那儿寻摸的目光,厚着脸皮侃,“那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哪儿还能随便看其他的人啊,那要看还不得让我也沾沾光瞧瞧啊。您来跟我说说您看上哪个了?是那个粉毛不是?我看她的毛色和人中线是符合您审美的那种啊……”

薛之谦用手捂在张伟叨逼叨个不停的嘴上把那张一直往自个儿这儿凑的贱帅的脸拨到一边。

“去去去神经病凭什么啊还给你看就你会贫人中线什么鬼啊我还看舌苔呢!”

“是是是,您不是每次还要拿一个喉镜检查小舌头吗……”张伟不依不饶地开着玩笑,一边眯着眼睛打量起街上的年轻人。

一共二十来个人,大白天的打扮得那叫一个花哨,路边人来车往的他们也一点都不在乎,自顾自摆着奇奇怪怪的动作,然后就跟摁了暂停键似的戳在原地不动了……这叫什么来着?不是好几年前就流行的了么,当时一帮子学生觉得有范儿牛逼跟风儿学,这两年这时代变化快,潮流变了一波又一波,总是热度撑个半年也就到头了,现在更新的越来越快,俩仨月都是不错的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帮子人还在坚持拗着自己……

“哈哈哈哈喂什么玩意儿啊,要不要再拿肠镜检查一下直肠啊?”薛之谦被张伟逗得直往人身上挂,张伟也不客气,就着动作上手揽住薛之谦的腰,也仰着头咧嘴乐得开心。薛之谦把头往他肩上凑,脑袋上一头软毛就若即若离蹭着他的脖子,让他心里痒痒,于是抬手胡撸胡撸笑瘫在自己身上的人有点支楞起来的头发。


北京的秋天气候凉爽但是没有寒气,风一吹还会让人灵台清明。他听着薛之谦的心跳隔了两人两件不算厚的衬衫清晰地传过来,又看看年轻人累得七歪八斜基本看不出原本样子的造型和大部分人也不知道撑了多久就撑不住退到一边,突然就想随地一坐再静静地多听一会儿,又觉得现在这平平淡淡的心跳声不够自己听的,拉着薛之谦就开始沿着街猛跑。


薛之谦被他扯得踉跄了一下才跟上节奏,也不知道他犯的什么病,心里清楚就这位大爷的运动细胞是天生缺失,头皮以下截肢的类型,估计也是跑不了多久的,也就由着他去了。果然,薛之谦才刚刚有点平时夜跑的状态,张伟已经累得喘个不停了。他俩一路沿着街道跑过一群正在玩儿摄影的小年轻儿,实在是跑得莫名其妙又中二感十足,引得那群人反过来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们,连自个儿的姿势都忘了凹了。

那街边儿背手儿遛弯儿的大爷和大爷搭话儿,这位说怎么茬儿啊这是,这是拍电视剧呢还是私奔的啊。那位也接着话茬儿,说嗨现在不就兴这套嘛,什么夕阳下的奔跑祭奠青春啊,好好儿的小伙儿说疯就疯……这位若有所思深沉地望着俩人远去凌乱的背影,说这大街上俩大男人公然拉拉扯扯玩儿私奔,不是压力太大火气壮就是现在时代太开放啊……那位含情脉脉深情地望着身边儿这位,说怎么着啊您这是也想跟上时代体验一把年轻人的时尚啊,那我也可以勉为其难地陪您一回,怎么样够意思不……

接着那条街上所有人都看见了俩七十有六的大爷一个紧追着另一个,手里攥着一只鞋破口大骂。您还别说这精气神儿还真是不减当年啊,众人只感觉耳畔一阵风过,然后是大爷骂街的怒吼和二位浓烟滚滚下矫健的身姿。

张伟和薛之谦跑着就看见身边两道影子夹着风尘速度极快地掠过,二人不由停下脚步,听着饱含沧桑的那一声“孙贼你丫别跑”,眼睁睁瞅着天边那化成俩小点儿的影子……

“靠……”薛之谦感叹了一句。

“我去……”张伟表示赞同。

“大老师你看看人家,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有魄力,跟人家比起来你倒更像个大爷欸……”薛之谦还处在震惊之中,懵逼地盯着那两道模糊的影子消失的地方,听身边张伟喘得厉害,习惯性张嘴调侃他一句。

张伟罕见地没开口怼回去,而是抽冷地上前一步然后转身对着薛之谦。

薛之谦回过神来眼么前儿就是张伟一张大脸,愣是给惊得向后边闪了半步。

张伟不甘示弱地往前跟,抢着上去一把拽着薛之谦的手腕。刚跑完步他心脏咚咚地跳,就像两年前那次,他在一边偷偷摸摸暗地里瞄薛之谦,结果被人一眼看过来,四目相对他心跳得要飞出来了似的。

他抬眼看着薛之谦,薛之谦一脸懵逼地呆着。他觉得周遭太吵了,车,人,风,还有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太吵了,吵得他都听不到……

“薛,你、你……”你让我听听……张伟像是怕薛之谦再往后退一样,干脆又上前一步两只手臂搂住了他的肩膀。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两个人的身体贴上的时候张伟听着清晰有力的节奏一下一下敲打在自己胸口,突如其来地满足和幸福……

薛之谦被人搂得紧,倒也不觉得不舒服,稍微低了低头,脸颊蹭着张伟的头毛,抬手按在他后脑勺上温温和和揉了揉,垂着眼睛掩住了一半带着点无奈的爱意,心说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好像就是长不大呢……

咚咚、咚咚……

两颗心跳得肆无忌惮地热烈……

“真好听,”张伟像个小孩儿似的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扬起嘴角,“让我再听会儿……”这是最美妙的音乐……我要记一辈子……

—————————————————

几个月后薛之谦和张伟再一次走过这条街,发现路的一侧临时搭了个小棚子,外面拉了条红色横幅,大红的底子衬得白字清晰:XXX个人摄影作品展。看样子规模也不大,多半是业余爱好者几年下来给自己的一个精神上的犒劳。虽然行人匆匆而过,注意到这边的十人里也不过一二,那棚子小小的,却仍显得空空旷旷,冷清得有点心酸。

薛之谦放慢了下脚步,手上扯扯张伟的衣角,说我想进去看两眼。

张伟瞥了一眼那横幅和那个小棚,说嚯咱薛老师可是全面发展什么都研究啊,行呗进去看呗。

里面挂了几十幅作品,这位摄影人看样子是走南闯北,走了很多路去过很多地方。张伟和薛之谦两个对摄影算不得熟悉的人只能单纯从欣赏画面的角度随便地看看。薛之谦在其中一幅作品前面站了很久没挪窝,张伟好奇地凑过去看,也愣在原地。

那张照片就是在这条街上拍摄的,是几个月前一个下午,街上还跑着川流不息的车子走着忙忙碌碌的行人,却有两个青年站在路边拥抱彼此,车和路人的经过化成了一片片颜色混杂的朦胧影子,只有两个投入在拥抱中的人的静止定格在这张照片上,凝成了一个长久的瞬间。两个人的脑袋都低低的,其中一个把头埋在另一个的颈窝处,模模糊糊看不清楚脸,只是辨出头顶上发梢染着绿色……

岁月静好这一词用在这里太适合不过了。张伟盯着这张照片甚至还能清晰地感觉到当时的情景……

“两位喜欢这幅作品?”身后响起的声音让俩人同时一惊,回过头时匆忙掩饰着脸上有点肉麻的做作表情。说话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用闪着光的眼睛望着那张照片,似乎没有注意到面前这两位稍稍有些不自然的表现,“这是我最喜欢的作品之一了,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就拿起相机抓了这么一张。你知道么这俩人可逗了,之前撒丫子跑了一大段,跟俩智障似的,突然站定了就文艺起来了,入戏贼快了……”

姑娘就看着戴着一副黑镜框的男人耳尖越来越红……旁边那位瞥了他一眼,眼睛里露了点笑意,又有点戏谑的成分。突然她瞟到了他脑袋顶上一撮盎然的绿色……好尼玛熟悉啊……

“欸!你!”机智的姑娘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瞪大了双目指着张伟就喊,“你就是——”

张伟反应也快,老早就瞄着这姑娘那一头粉毛,哪能等她说完,立刻吊高嗓门,一手拉着薛之谦另一手往那姑娘身上比划:“哎哎哎,薛老师你看这毛色这人中这不是你理想型吗。 ”

…… 

“什么鬼你少说两句会少块肉啊!?”

“哎哟您可不知道有一次我舌肌无力休息了一个月,好家伙整整瘦了二十斤……”

“神经病啊你!”

……

直到薛之谦一路追着不停插科打诨时不时还耍个流氓的张伟出去,姑娘都没能插上话问上那一句——你是不是梁朝伟……

—————————————————

关于两年前那个事嘛……

那时候张伟还自以为直着,俩人久别重逢在一期节目的录制现场,台上薛之谦一如既往笑得快下蛋了似的往他身上挂,他轻轻一偏头就看见薛黑亮的眼睛,像歌里唱的那样,会笑的……笑的时候,会弯成一条桥……

俩人都忙着工作没时间见面的日子里他也看过薛老师上的综艺,也不是没见过他眉眼弯弯笑得很好看,但是那一层屏幕之隔差距太大了。当他再一次真真切切看到他在身前,再一次只隔着面前的空气让那双眼睛毫无阻拦地看进来……他觉得脊梁都发热了,他没来由地想要念他的名字,也没什么要紧事说,也不是互相cue,就只是单纯地叫叫他。

张伟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病,后半段的节目录得有点心不在焉,有的时候敷衍得太明显,被薛之谦追着踢了好几回。

下了节目已经深夜,大家面带疲色到了别。张伟心里还是别扭,老是想起薛之谦在台上的样子。甩了甩头,没用,那薛还是弯着眼笑得连胃都能瞅见。他有些烦闷,溜溜达达往洗手间走,心里估摸着自己是不是节目录傻了洗把脸清醒清醒。刚进门就看见薛从一个隔间里出来,张伟也是因为脑子里一直想着薛,猛一下撞见心一虚脑子跟着也抽了,利落地往旁边一靠一转就躲在墙后头了。别说当时的张伟了,就是现在提起来,他都觉得自己倍儿智障。

张伟躲着也纳闷了,心说我躲什么啊我,上个厕所我正大光明啊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么想着身体却还是做了匪夷所思的猥琐事——扒着门框往里看了一眼。薛把白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垂着头正在洗手。灯光太白了,衬衫太白了,薛……太白了……张伟盯着他被水流冲洗的两只手,沾了水的皮肤白得快透明了。


他就这么背地里偷摸瞧着薛之谦,结果人眼神一扫和他对上了,张伟心里轰的一声跟炸开了一样,张口想打哈哈混过去,结巴着叫了声薛老师您您这手可够白的嘿,说完才觉着这话不对,一时间更急了,说我我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觉得……

觉得什么……张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薛之谦已经走到了他跟前,顺毛让他看上去很像个乖乖的高中男孩儿,有着盛了星子的眼睛和有些时候和33岁的年龄不符的傻白甜的眼神……

“哎哟,怎么着,大老师也玩儿偷窥啊?”薛之谦用夸张的语气调侃了一句,让气氛不至于太尴尬。

“薛,我……”张伟看着薛之谦带着点戏谑的表情,又想到台上录节目的时候他靠过来时身上的温度和自己现在疯了一样的心跳,他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测脱口而出-----

“我想你。”张伟觉得不光是心,自己整个人都是疯的。

但是说出之后反而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他想薛之谦,特别想……自己上的综艺里老是cue到薛之谦,他以为自己就是因为和他做了几个月商业cp现在一时改不了口而已,他也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是没有,薛之谦这个名字有的时候甚至是下意识地从嘴里冒出来,就连网友都说他现在cue的是越来越硬毫无道理。他有的时候甚至还会生出“薛之谦在就好了”的想法,连自己都不明所以。要不是今天终于有个机会同台,他也不会知道原来自己这么想念薛之谦在身边蹦跶的感觉……

薛之谦听完这三个字也楞了,反应了几秒笑出太监音儿来掩饰心慌,说大张伟你又哪根筋搭错了啊困糊涂了吧你。

张伟看着薛耳尖那一点可疑的红色,拉着张正经脸说:“薛,我今天发现一句话说的特别对。”

“什么话?”

“小别胜新婚。”

“……”薛之谦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

“张伟你神经病啊你不会用就别瞎用什么新婚哪来的新婚你给我说清楚了你!”

“哎哟我这不是比方吗我,新婚这事哪急得来啊是不是,要不怎么说薛老师不走寻常路呢一上来就要跟我新婚你说说哎呀……”

“谁和你新婚我神经病啊我!?”

“哎哟哎哟我神经病我神经病还不行吗,怨不得大家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咱就是一家子神经病啊多带劲……哎哎哎你别别扒我裤衩儿这大半夜厕所里头的多不舒坦,你要急咱等回家再来……嚯嚯嚯嚯薛老师了不得这头皮都红了嘿……”

俩人的经纪人和助理在外面面不改色地拿着手机刷微博,凝神静息偶尔也能听到不可描述的地方传来的只言片语,在最后薛之谦的一声怒吼出口的“大张伟”中皱着眉掏了掏耳朵……

Fin.

随手写的.....
离最初动手写的日子有点久远.....
bug很多.....
连剧情都莫名其妙也不连贯.....
同好们给点面子 
就不要拆穿了.....QwQ

至于那句梁朝伟.....
我本来是想写大老师的名字的.....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抽转成了梁朝伟.....
如果不合适请告诉我.....
我改过来.....

我的心愿是.....
世界和平.....
演唱会多多发糖!!
╭(╯ε╰)╮

评论(10)

热度(93)

  1. 燕子姐姐往生净土 转载了此文字
  2. swallow往生净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