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净土

正沉迷于太宰及鲁迅等先生们orz

Toma可真是个宝藏 一起吸茄吧!
以及旬酱真的非常帅⁄(⁄ ⁄ ⁄ω⁄ ⁄ ⁄)⁄

华晨宇和毛不易佛系爱豆

顺其自然地活 随意一点

一切终将过去

漫威站盾铁冬寡贱虫

我爱小周和老叶(*¯︶¯*)

一个没有艺术家的命却得了艺术家的病的INFP.....

【杰克中心/铁船/贝杰】一只罗盘的独(tu)白(cao)

杰克中心 all杰倾向 第一章主萨杰 

第一章链接 雷者慎点qwq  01

文笔不好

ooc和bug是我的qwq



02
 
我想他还是爱我的。这么说吧,也许除了之前说的那三样追求之外,接下来就是我了。
 
很多人都曾经想要得到我,有段时间我在短短几天内被好几个大人物争抢。那个贝克特勋爵,我主人的老熟人,一个英国海军,就是其中之一。
 
贵族人的手指就算是生着老茧和伤痕也还是带着更多的优雅,但愿那不是另一种道貌岸然,毕竟在掐着我主人的腰狠狠干他的时候这位勋爵的手显然就不那么温柔了。他在手里把玩过我几回,我不得不说他有着灵活且让人舒适的指头,但是每每他翻开我的盘盖试图找到海盗大会的举办地点时,我都想翻个白眼告诉他省省力气吧,因为无论多少回我还是得转向我主人在的方向。
 
这些男人从来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坦诚一点就那么难吗?
 
拿特纳家那个小铁匠来说吧,铁匠的手磨出了水手的疤,就像他想要安定的心被冒险和自由掣住。他被他矛盾的渴望束缚,当他想要一个家的时候,我确实指向了他那位美丽迷人的情人伊丽莎白,但如果他没有那么急着合上盖子,就像害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的话,他会发现指针在她身上的停留不及在我主人身上的十分之一。
 
铁匠想要一个家,我的主人给不了,漂泊和冒险是他的天性,烙在骨子里,因为他生来如此。他出生在汹涌浪头中与台风抗争的船上,看着海风中猎猎飞舞的黑色骷髅旗长大,他注定是个彻头彻尾的海盗,海是他的恋人,船是他的家——反过来也没什么不对。他要一生以奇遇为伴,追寻着财富与刺激,而这二者在他心里并无二致。他从不为谁而停留,不可避免地要伤害爱他的甚至他爱的。他为海而生也将为海而死,足迹向着海天交接处他心爱的地平线,而你不能因为一只麻雀不甘愿被锁住而责备他。
 
铁匠后来再也没带着不安小心翼翼地捧住我,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或许他知道,他只是不想睁眼去看。
 
他有个标致动人的好妻子,温柔与野性并存,一心一意在岸上等着和他十年一聚;他还有个英俊勇敢的儿子,不顾一切跑上另一个世界的船,像他曾经承诺他的父亲一样承诺他,说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解除诅咒。他还能奢求什么,他不能像个混蛋,他做不到一走了之过他的海盗生活,尽管他流着海盗的血。他不能对着给他一个家的人混蛋,但他可以对着一个狡猾放荡的海盗混蛋。
 
有些诅咒是解不了的,要跟到坟墓里去才甘心。
 
他驾驶着飞翔的荷兰人在海上航行二十年,没有一次望见那艘扬着黑帆的美人。当一个人刻意躲避一件事时,你猜他是在乎还是不在乎?
 
我对世界上那么多人来说都是值得争抢的宝贝,可我对铁匠来讲却毫无用处,我只是个顽固地指着同一个地方的坏掉的破罗盘。
我一无是处。
 
 
贝克特勋爵在这点上比铁匠强一点,至少他毫不避讳但不无懊恼地承认我的指针不能带他找到海盗大会。他想要我的主人死,也想要我的主人。我知道他看着我主人在他的船舱里挥着手臂乱逛时想的是什么,我知道他站在我主人面前几步之外望进我主人那双黑亮的眼睛里时想的是什么。他看到了十几年前被带到自己面前那个邪笑着叫自己先生的年轻人,身上裹着海风的味道,眼睛亮的像黑珍珠。
 
贝克特后来想起来总觉得自己其实一直都知道那个活跃在甲板上的人留不久,而自己仍然有所企图,这是他最大的错。
 
他把邪恶女神号送给麻雀时,男孩弯起黑色的大眼睛笑得像是拥有了全世界,而贝克特得到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那是他们之间为数不多没有夹杂情欲的触碰。他下令放火把邪恶女神号烧了的时候,那双映着火光的眼睛冰冷彻骨,至深的寒意和至盛的怒火毫不冲突地并存在他看向贝克特的眼神里,让这位勋爵怀疑他曾经在同一双眼里看到的欢喜和他们缠绵在床上时他流露出的迷乱的情欲是否是真实而非幻象。
 
他看他用了一秒,但贝克特却觉得这一秒有半生那么长。
 
他在贝克特的注视下挣脱了抓住他手臂的守卫,他冲进熊熊燃烧的船只上,贝克特看着他疯狂的身影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看着火越烧越大,火红和黑烟模糊了海天,最后沉船残肢被卷入海底,他的男孩带着自己烙在他手臂上象征海盗的印记消失在他视野里。他始终冷静,没有下令灭火救人,甚至连这个想法都没有,哪怕他觉得烟熏得他眼睛发红。
 
海上涛起几层海浪,很快又回归平静。船沉得太深,蓝色湮没了折断了的后桅。他收回目光,整理了一下衣袖,转过身迈步离开。
 
下一次在火光和浓烟中随着自己的船消失的,是贝克特勋爵自己。
 
大海埋藏的秘密太多太多了,所以很多人需要我来揭露它们。没了这些宝藏,我将再无用武之地。
 
所以是的,很多人曾经想要得到我,为了统治海洋也好,为了谁谁谁的宝藏也好,为了救自己的爱人也好,为了船和酒也好……总之,大部分人为了得到某样东西而争抢我,我敢说当我给他们指着路找到他们想要的时,他们能马上抛弃我。
 
唉,你们人类都这样。用完就扔,毫不负责,和白嫖有什么两样。
 
为了防止人们这样白嫖,我也是有自己的要价的。那就是如果有人背叛我,我将释放他们内心最大的恐惧。
 
听起来很牛逼很中二很有威慑力对吧?
 
我的这一任主人一直挺在乎我的,如果我不在他怀里揣着,那么他和对手谈判时总会记得说“我想要我的罗盘”。“我的罗盘”,我喜欢这个称呼,我没有个名字,但是我很愿意被主人叫做“我的罗盘”,“my compass”,听起来就跟“my treasure”一样。
 
我一直是他的“my compass”,只有那么两次意外……

 

-TBC-

 

 

评论(12)

热度(120)

  1. 燕子姐姐往生净土 转载了此文字
  2. swallow往生净土 转载了此文字